买卖合同的标的物经验收后在使用过程中出现的故障,不属于出卖人质量瑕疵担保责任的范畴

 

作者:宝鸡市中级法院 刘新  发布时间:2010-05-14 12:00:13

 


 

 

    [要点提示]

 

     买卖合同的标的物经验收后在使用过程中出现的故障,不属于出卖人质量瑕疵担保责任的范畴

 

     [案例索引] 

 

     一审: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人民法院(2008)陈民二初字第209号民事判决(2008年5月17日) 

 

     二审:陕西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宝市中法民二终字第085号民事判决书 (2008年9月6日) 

 

    [案情] 

 

    上诉人(原审被告、原审反诉原告)王东方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原审反诉被告)宝鸡市贯通机械有限公司 

 

    原告宝鸡市冠通机械有限公司诉称:2007年3月30日原被告签订买卖合同一份,约定由原告售给被告“成工牌”ZL50E-Ⅱ轮式装载机一台,价款253800元,被告首付133800元,剩余款项应在4月至9月每月底前支付2万元,分六次付清;违约方应支付对方合同总价款3%的违约金7614元。4月3日被告接车验收合格,但自4月起被告就不如期付款,至今拖欠货款3万元。原告诉讼请求:被告支付货款3万元,并承担违约金7614元。 

 

    被告王东方答辩并反诉称:装载机使用到6月23日双变组成涡轮出故障,反诉被告于7月30日修好。9月11日又坏,反诉被告及制造商售后服务技术人员查看后认为须更换部件,反诉原告同意,但因修后的费用和质保期未达成一致,反诉被告拒绝更换修理,此后反诉原告于9月30日、10月7日付款4万元,但反诉被告不尽义务,却提起诉讼。人民法院应驳回本诉原告的诉讼请求,并判令其修复装载机,承担违约金7164元,抵销货款3万元后赔偿损失45000元。 

 

    原审法院查明,2007年3月30日,贯通公司与王东方签订一份装载机买卖合同,约定由贯通公司供给王东方“成工牌”ZL50E-Ⅱ轮式装载机一台,机号2167,生产厂家成工集团,价款253800元(含运费)。卖方对质量负责的条件及期限为卖方对保修期内因三包范围内的质量问题引起的故障负责,但买方不得因为质量问题和售后问题以及其它理由而拒绝付款。三包范围及期限执行成都工程机械(集团)销售有限公司的《保修手册》。验收标准、方法及期限为自买方收到货物当日内,由双方共同试车,按照本企业标准进行验收,买方应当在收到货物当日内将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不符合约定的情形通知卖方,买方怠于通知的,视为标的物数量或质量符合约定。标的物所有权自买方完全履行支付货款义务时转移,买方未完全履行支付货款义务的,标的物所有权属于卖方所有。一方当事人违反协议约定,应向对方支付合同总金额3%的违约金,并赔偿对方损失。合同签订后,王东方首付给贯通公司133800元货款,余款双方约定从2007年4月起每月底前支付2万元。2007年4月3日王东方接受了装载机并在《商品接车单位验收单》上签名。其后王东方分期付给贯通公司部分货款,下余3万元未付。王东方以装载机有质量问题而贯通公司不履行保修义务为由拒绝支付。 贯通公司所售给王东方的装载机于2007年6月23日出现双变组成涡轮故障,贯通公司给予修复。2007年9月11日双变组成涡轮系统由出现故障,这次双方为修复费用、修复后的保修期限、旧变速箱是否返给贯通公司等问题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贯通公司将前往修复的人员通知返回。王东方将贯通公司欲为其装载机更换的变速箱扣留,并曾自行安装,后又将变速箱拉回存放在底店中心修理厂。王东方将扣留的变速箱存放己处未向贯通公司返还。贯通公司以王东方拖欠货款为由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王东方支付货款3万元,并承担违约金7614元。王东方以贯通公司所售装载机有质量问题给其造成损失为由提起反诉,请求判令贯通公司修复收售装载机,承担违约金7614元,赔偿停机期间损失45000元(损失计算为75000元减去货款30000元)。 

 

    [审判] 

 

    一审法院认为,贯通公司与王东方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及所附《还款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符合法律规定,应视为有效合同。王东方反诉称装载机系无注册商标、无质量标准备案说明,质量无认证手续的产品,但在诉讼中又未递交相关具有资格机构确认的证据予以印证,仅凭装载机的宣传广告册为证据并不能支持上述反诉观点。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前期王东方虽未全面严格按《还款协议》约定期限支付货款,但尚能分期分批支付,贯通公司也接受了所付货款,应视为对延期付款行为的认可。2007年6月装载机发生故障后,贯通公司已为其修复,同年9月份发生故障后虽曾为维修费用、修复后的保修期限、旧变速箱归属等问题双方有分歧意见,但贯通公司还是积极派人打算维修,王东方却将维修部件扣留后一直不予返还,是导致维修问题一直未能解决的根本原因,其做法欠妥,同时也与合同约定相悖,应承担由此引起的相关责任。故对其要求对方承担违约金、赔偿损失的反诉请求不予支持。对王东方要求对方修复装载机的反诉请求予以支持。王东方拖欠贯通公司货款的理由不能成立,所欠货款应予支付。贯通公司要求王东方承担违约金的诉讼请求,因其有装载机发生故障的客观原因,故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百五十九条之规定,判决:一、限王东方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付清贯通公司装载机货款3万元; 二、驳回贯通公司的其它诉讼请求;三、限贯通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将所售给被告王东方的装载机修复至正常运转;四、驳回王东方的其它反诉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740元,由贯通公司负担180元,王东方负担56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1100元,由王东方负担1000元,贯通公司负担100元。 

 

    宣判后,王东方不服,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第一项,改判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3万元货款抵顶赔偿债务,增判被上诉人贯通公司承担违约金7614元,赔偿停机期间造成的损失45000元。上诉理由如下:原审认定事实不清,采信证据有误,适用法律不当,判决理由错误,程序欠妥。装载机的质量问题是客观上存在的,上诉人举出了广告手册的承诺词、原机、原双变组成涡轮变速箱三件物证及修复记录等足以证实,而被上诉人未有证据支持其没有质量问题主张,原审采信证据有误。第二次出现故障后,上诉人在被上诉人准备更换配件时,提出新旧备件的合格证、保质期的起算时间、修理费的承担等问题,贯通公司拒绝协商,拒绝修理是本案争议的关键,对这一关键事实原审认定不清;合同中的“无论质量或任何理由都不能拖欠货款”属于违法约定。合同约定质量当日验收,违反合同目的和交易习惯,是商业欺诈行为。在被上诉人未修复装载机的情况下,上诉人拒付下余3万元货款,是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原审对上诉人提出的先予执行申请未准许程序欠妥。 

 

    被上诉人贯通公司辩称自己所售的装载机质量合格,“三包”范围之内的设备故障不属于质量问题,何况上诉人雇用无证人员操作装载机,碰坏变速箱油底壳所出现的变速箱故障还不属于三包范围。第二次故障出现后,在变速箱已经上车的情况下,上诉人突然变卦不让被上诉人继续维修,并扣押了旧变速箱。被上诉人依约要求上诉人付款,与同时履行抗辩权的行使无关。原审判决正确,应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未举出新的证据。二审庭审中王东方之父当庭承认一审庭后已经将装载机修好,现在工地使用。 

 

    二审法院认为,贯通公司与王东方签订的装载机买卖合同及还款协议,未违返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于有效合同。合同中对于付款条件以及质量验收的约定,属于双方意思自治的范畴,是双方意思表示一致的产物,法律、行政法规对此并未限制或禁止,故上诉人王东方提出的关于合同中“无论质量或任何理由都不能拖欠货款”属于违法约定、质量当日验收是商业欺诈的主张,不能成立。 王东方接受了装载机并在《商品接车单位验收单》上签名, 应视为贯通公司已完成了买卖合同中出卖方所负的交付质量合格标的物的义务。其后装载机在使用过程中发生的故障,不应视为出卖方交付的标的物质量不合格,对此类故障依照交易习惯出卖方的义务应限于维修的范畴。 2007年9月装载机发生故障后,贯通公司提供了新的变速箱,并派人前去修理,在此过程中王东方扣留维修部件的行为,缺乏合同和法律依据,故原审所作的因王东方原因导致维修问题一直未能解决的认定正确。 因合同中约定买受人不得因质量、售后等问题拒绝付款,故上诉人王东方提出的关于拒付下余货款是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的主张,不能成立。 原审法院对于上诉人提出的先予执行申请未予准许,并未违反法律规定。上诉人之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应予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 (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费1840元,由上诉人王东方负担。 

 

    [评析] 

 

    本案争执的焦点问题,是买卖标的物装载机的质量是否符合合同约定。《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三条规定“出卖人应当按照约定的质量要求交付标的物。出卖人提供有关标的物质量说明的,交付的标的物应当符合该说明的质量要求。”该条规定为我国合同法中质量瑕疵担保责任的法源。所谓瑕疵是指不符合法律规定或当事人约定的质量要求。质量瑕疵在传统民法上分为三类,一是标的物价值上的减少、灭失的瑕疵,二是标的物效用上的灭失、减少的瑕疵,三是标的物不具备出卖人所保证的品质。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的检验标准为贯通公司的企业标准,检验日期为收到货物的当日内,检验方法为双方共同试车,如果买受方发现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不符合约定,也应当在当日内通知出卖方,买受方怠于通知的,视为标的物数量或质量符合约定。《合同法》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约定检验期间的,买受人应当在检验期间内将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不符合约定的情形通知出卖人。买受人怠于通知的,视为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符合约定。”双方对此问题的约定,与法律的规定完全一致,故此约定合法有效。 

 

    2007年4月3日王东方接受了装载机并在《商品接车单位验收单》上签名,《商品接车单位验收单》上载明接车单位经检验车辆符合合同约定的质量标准,据此应认定王东发已经行使了检验标的物的权利,且标的物装载机经验收符合约定,故贯通公司已完成了买卖合同中出卖方所负的交付质量合格标的物的义务。

 

    那么验收之后装载机在使用过程中发生的故障,能否视为出卖方交付的标的物存在质量问题,是否属于出卖人质量瑕疵担保责任的范畴呢? 

 

    王泽鉴先生在其著作《民法概要》(1)中对此问题的观点是:物之瑕疵担保的成立要件为:一、物有瑕疵;二、须物的瑕疵于危险转移时存在,即以物的交付判断时点。陈小君主编《合同法学》(2),对此问题持相同的看法,也认为物之瑕疵担保责任的构成要件为:一、标的物须有瑕疵;二、标的物瑕疵须于买卖标的物危险移转于买受人时业已存在。李国光主编《合同法释解与适用》(3)认为,买受人只有在标的物交付后才能享有标的物上的利益,同时负担标的物上的风险及其它可能的不利益,因此出卖人的瑕疵担保责任应以标的物的转移为准据时点。 

 

    由此可见,出卖人所负担的质量瑕疵担保责任,其截止时间点就是标的物交付的时间,交付之前标的物上存在的瑕疵属于出卖人质量瑕疵担保责任的范畴,交付之后标的物的风险由买受人承担,标的物在正常使用过程中发生的故障,不应视为出卖方交付的标的物质量不合格,不属于出卖人质量瑕疵担保责任的范畴。 

 

    装载机买卖合同约定的“出卖方对保修期内因三包范围内的质量问题引起的故障负责”,此约定符合交易习惯,依此约定出卖方对此类故障的义务,只是限于维修的范畴。装载机发生故障后,在贯通公司维修过程中,王东方扣留了维修部件,该行为是对出卖人履行维修义务的一种阻止,也是对自己所享有的要求对方维修的权利的一种放弃,正是这种行为导致了维修问题一直未能得到解决,所以王东方在诉讼中以贯通公司未尽维修义务进行抗辩的理由,既缺乏对方违反质量瑕疵担保责任的事实依据,也不符合合同约定的买受方不得因为售后问题拒绝付款,显然不能成立。 

 

 

 

 

 

--------------------------

 

参考文献:

 

 

 


三门峡律师“李建锋律师:“十优”、12年律师、仲裁员、注册会计师、注册税务师、政协委员、独立董事

版权所有:公司合同律师李建锋  河南智航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明珠信息港    Powered by: smx.net.cn
电话:0398-2168148 手机:13938107907    信箱:ljf.tdls@163.com 
地址:中国· 河南省三门峡市湖滨区黄河路建业壹号城邦1号楼26楼    邮编:472000    豫ICP备11020729号-1